外围足彩

|动态|

清明时节雨纷纷作文

时间:2016-12-22 10:20:14 | 作者:学霸

【篇一:清明时节雨纷纷】

稀稀拉拉的雨声,窗外不停地下着。不时,汽车溅起的水花声,风吹树叶的沙沙声,汇成一曲令人胆战心惊的交响乐,把人们心中的不安释放出来。窗外漆黑一片,只有几盏路灯在亮着。几乎所有的行人都在低着头,深深的忧思感染着每一个人。

清明时节,扫墓早已成为人们的传统。祭拜祖先,是从炎黄时期就已经有了的传统。但每一次这个时候都会给人带来无尽的悲伤。每每想起那亲人,现却埋葬在灵碑之下,那一幅幅沉寂在脑海多年的时光照片,回放着一件件温馨的往事,还有那一张张灿烂笑容的脸。

我从未失去过我最亲的亲人,我也未曾体验过那种感受。感情的力量是伟大的。唯有那些真情流露的文章是最动人心弦的。我不知我的亲人会在何时离我远去,何时化成尘土。我希望这一天永远都是未来。我无法可想,有了那一天,我的世界会变成怎样的。

悲伤化成了细雨,淋淋历历地滴进人们的心房。这个时节,也有许多人来到烈士陵园,去瞻仰缅怀那些英烈。未曾见过其容颜,但站在先烈的碑前,追忆他们的舍身为国的革命精神。“有的人死了,他还活着,有的人活着,他已经死了……”这是祭奠鲁迅去世十三周年写的一首诗句。那些烈士们的躯体虽已消失,但他们的精神,他们的灵魂,却感染着人们的心灵。他们,永远活在人们的心中。

不知为何,人们都变得平静,安祥了一些,或许真如诗中所说的“路上行人欲断魂”吧!忧心忡忡成了人们心中无法抹去的情感,没有大声地喧闹,唯有雨声和脚步声。清明节同时也是合家欢聚一堂的日子。虽有欢乐,追思先人,给这种欢乐笼罩了一层难以磨灭的印记,彼此会因此更加珍惜身边的亲人。那些已故的亲人的身影,现在却有一场细雨,来传达这一份特殊的思念,化作一份黑白相片。

杜牧当时的心情现在无人能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,但他和所有人一样,都沉思在清明节发出的特殊情感,走在雨中的世界,行在归乡的路上……

【篇二:清明时节雨纷纷】

折青青柳枝寄哀思,看梅花朵朵悼亡魂。

——题记

在我的印象中,清明节总是携着一缕忧思、哀愁、惆怅,伴随着朦胧细雨到来。心里蓦地一惊,清明又至。

的确,清明节充满着悲伤的氛围,想起了太多早已尘封的记忆,早已被深埋在心底的记忆,似乎这一切都只能用眼泪来宣泄。

我也习惯了在清明节感受着细雨的滋润。如果哪一年破例遇上个大睛天,心,总觉得有些残缺。也许,只有这样的情与景,才能给逝去的英烈一丝慰藉吧。

“请君怜惜眼前人”。可是眼前的人却没有逝去的人值得回忆。革命烈士不就是如此吗?清明时期,请君回想革命烈士们的为了大爱牺牲小爱的故事,不是令人可歌可泣吗?

望着窗外朦胧的细雨,心中不免渗出一丝惆怅。如果没有革命烈士们留下的那抹绚丽的红,会怎样。革命烈士就是那抹绚丽的红。因此,我爱上了那个令人深思的红。

一股名叫“思念”的情感涌上心头,闷热地令人难以喘息,即使清明前后都下着小雨,亦是清凉。对谁思念?对死去的烈士。有人说,清明的雨,是上帝的泪,是上帝在哀悼那些死去的人,是上帝也在思念那些牺牲自己的人。

“有的人死了,他还活着。有的人活着,他已经死了。”那清明的雨冲刷绿叶芭蕉,那清明的雨打落满树红花。你们是否也在和我一样,和我一样深思着,和我一样深思着清明的另一面,祭奠着红色,祭奠着烈士?

又是一年清明雨上,眼中出现一层薄雾,又蒸发成液体,不禁坠落在床边,碎成无数的花,绽放着,那样凄美。

“心溢哀愁怎可述,只有夜雨能晓之”……

【篇三:清明时节雨纷纷作文】

“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。”行人做甚欲断魂?为感悲思已故亲。

清明,是一个让人倍感忧愁的词,为相距一土之远的亲人祭拜。只是不知当他们踏着潮湿的泥土蹒跚而去时,可否会回忆起那些亲人的往事?或许两人从前生疏得很,甚至在自己还未出世时便去了,但当手触碰那冰冷的石碑时,依然会有那么一种没来由的苦涩与怀念。或许,这便是血缘最为奇特之处吧!

透过乌黑冰冷的石板,似又看见曾祖母满脸的“生”的痕迹,以及那双紧闭的双眼。

记得幼时的我曾问过祖母,曾祖母为什么会瞎眼睛的。作文Https://wWw.ZuoWen8.CoM/祖母叹气道:“当年你爸爸才八岁时,你的祖父从楼梯上摔下来过世了,你曾祖母很伤心,每天以泪洗面,就这样哭瞎了眼睛。”那时的我不理解死亡,只是觉得好笑,我为什么祖父死了,曾祖母会这么伤心呢?我也天真的问过曾祖母,曾祖母的用她干枯手抚摸着我的头说:“因为人死了,想就永远消失了。你会希望你的亲人永远从这个世界消失吗?”哦,原来死亡就是消失啊。可为什么祖父并不常与曾祖母来往,曾祖母还要这么伤心呢?

现在想来,大概就是单单“亲人”这两个字罢了。

曾祖母是今年三月份去世的,她躲在宽大的棺木里面,最后看一眼自己的家。那个村子很小,差不多都是同姓的人,也都可以算是亲戚。曾祖母年过九旬,自然是村中的长者,来为她送行的人非常多,人们纷纷掩面而泣。按照风俗,曾祖母的棺木要围绕着村转子一圈。曾祖母的棺木由“八仙”抬着,后面跟着她的子女儿女。鞭炮锣鼓开道,走过她曾经走过的村中小道;走过她曾经耕作的稻田;沿着她曾经在那里洗衣洗米的小河边,去向她最后的归宿。队伍慢慢的走着,带着村子里人们的记忆,带着亲人的情谊,在一片稻田边停下,这是曾祖母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。鼻子微微泛酸,想起幼时自己趴在草地上听曾祖母用方言唱着听不懂的曲子;想起与曾祖母坐在一起吃嗑瓜子;想起缠着曾祖母教自己那些难懂的方言……一瞬,我忽然明白了为什么当年曾祖母的悲痛从何而来。

那仅仅只是因为“亲人”两个字,这也并不需要血缘,只要在心中认定你是我的家人,那便永远都不会变,这份情是跟着人出生入死的。

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。行人何必再断魂?至亲虽故情仍在。

【篇四:清明时节雨纷纷】

“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。借问酒家何处有,牧童遥指杏花村。”清明节到了,纷纷的细雨也到了,这雨淅淅沥沥的,仿佛在为亡人弹奏一曲悲歌,有了这雨,清明更显得淡淡悲凉和丝丝忆念。清明时节总是细雨绵绵。空气,死寂,好我杂乱无章的思绪凝结、纠缠在了一起,剪不断,理还乱。

今年,我虽然没有去扫墓,却知道思念,源于那清明那一天的思念。我知道家乡的山山水水,依旧那么秀美,可故人已经离去,我那亲爱的曾祖父,离我远去。

曾祖父还在这世上时和我在一起的一幕一幕,此时此刻又如电影般在我那忧伤的眼前缓缓放映,我看到了那段记忆深处,却又不曾忘记的回忆:四岁的时候,曾祖父和爸爸带着我去湖边玩,我很喜爱曾祖父,喜欢粘着他,让他给我讲故事、唱歌。我觉得口渴了,爸爸便跑去旁边的自动饮水机前买水,可万万没想到,就在爸爸去买饮料的几分钟里,竟发生了这等事。我和曾祖父走着,我时不时跑着跳着,可我不知道这水的凶狠,脚一不小心扭了一下,侧身向湖水摔去,曾祖父不顾他那腿早年犯下的病痛向我跳去,把我救上来后,不料,他的病这时候犯了,呛了好几口水,过了几秒钟,曾祖父竟不见了。我在岸上不知所措,叫着爸爸‥爸爸,爸爸闻声迅速跑了过来,叫我拿着东西,就纵身跳入湖中,过了几分钟,爸爸把曾祖父救了上来后立刻拨打了120。我们在门口守着,直到传来好的消息——曾祖父还好,我们那悬在空中的心终于落了地。为这事,我不只一次地责怪自己,虽然曾祖父已经原谅我了。

翻着相册,抚摸着那能定格时间的相片,泪不争气地划过了我的脸颊,滴在他微笑的脸上,他的笑真的很可爱,会让一个悲伤的人都破涕为笑;他的笑很灿烂,让昏暗的心灵都可以变得明亮。

清明,在天空中搜寻他的影子,多想拨开云瞧一瞧,只可惜,云太高,我的手,太短了!在梦里寻找他的影子,在迷离的梦里,在所有的影像里,就是没有他的影子!

一切的一切都沉浸在寂静之中……

风,还在吹,雨,还在下。老天似乎也在流泪。

“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……”

【篇五:清明时节雨纷纷】

“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……”随着清明节的到来,春雨下得便一发不可收拾。只是,这绵绵春雨,带给我的不是湿润,而是丝丝怀念与忧伤。

我站在舅舅的坟前,眼前不由自主的浮现他出事时的画面。那是2012年12月15日的晚上,舅舅在老家的一家建筑工地里工作,突然一头栽倒在地。他的两个兄弟急忙把他送进县医院,医院初步诊断是劳累过度引起的突发性脑溢血,会有生命危险,并马上派救护车把他送到了南昌的急救中心进行抢救。当我们全家人赶到医院时,医生告诉我们,舅舅是因为高血压引起了心脏主动脉破裂,他们无力回天……

悲伤的眼泪在我的脸上滑淌着,想起以往每次扫墓都是舅舅陪着我们,如今我们却要为他扫墓了。扫墓的过程中,公公习惯性地叫了一句:“永哩(舅舅的名字),拿柴刀来砍掉这些杂树。”话音刚落,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,随即老泪纵横,边上的人也失声痛哭起来。公公边哭边说:“你是老大,什么事都想冲在前,死也是……”

看着这些场景,我的眼泪愈发的控制不住,舅舅对我的好仍历历在目:每次我回老家,舅舅都会准备许多好吃的绿色土产品,让我大快朵颐;汤足饭饱后还带着我爬山游水,在乡村的池塘里抓蝌蚪、钓龙虾。他每次来南昌拜年,带的各种年货、特产中,必有一份是属于我的,且味道鲜美,令我赞不绝口。

还记得去年舅舅来拜年的时候,曾经和我下过几把军棋。我自认为棋艺不错,但没想到舅舅的军棋竟很厉害,疏忽之下,连输了好几盘。舅舅笑着指出了我几个大错误,并指导了我不少技巧。他临走时,我不服气的说:“明年你再来时,我一定能打败你!”舅舅笑了起来:“好啊,我等着。”

可谁知,这一等,竟成了永恒……

风在刮,雨在下,烟雨朦胧,悼念人,欲断魂!

【篇六:清明时节雨纷纷】

天空无端地下起了小雨。细密的雨丝笼罩着整个世界,把它布置得昏冥幽暗。清明节的雨总是这样,不像是夏天的雨那样热情洋溢,不像冬天的雨那样阴冷刺骨,而是柔声细气地带着哀伤,在风中飘零。看着那惆怅的雨丝,我扫墓的心情更加沉重了。

小时候的清明节,永远是我兴奋的时候。给那些遥远的太公、太婆烧纸祭奠,仿佛也成了一种游戏:那完整的纸片在熊熊燃烧的火焰中变色、萎缩,是多么奇妙!在这之后,我还总是和兄弟姐妹们在河边的堤坝上笑着、跑着、叫着,或者是划着小船去欣赏河对岸的风景。细密的雨丝也在演奏者欢乐的歌,为我们的玩耍伴奏。

可自从奶奶走了,舅舅走了,叔叔又走了,清明节就渐渐地蒙上了一层悲伤的色彩。每当清明节,我来到他们的坟前,所有和他们在一起的温暖片段都如潮水般涌上心头,让我开始深深地思念他们,怀念那些逝去的往昔。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清明节的雨,已经再也没有了以前的快乐,取而代之的,是忧伤与痛苦。

现在,我又一次愁肠百结地站在墓前,身边环绕着若有若无的隐泣声,猛然间,思绪被一阵银铃般清脆的笑声打断。

我回头一看,原来那是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,在坟前蹦蹦跳跳,自娱自乐,没有丝毫悲伤可言。

真是“少年不识愁滋味”!他多像当年的我,把扫墓视作一个快乐的游戏。而当初这样快乐的我,究竟去了哪里呢?是被悲伤的我替换了吗?

看着小男孩欢乐的笑脸,我在思考着,我为什么要悲伤?死亡终究是不可抗拒的,悲伤又能改变得了什么?

还是继续选择快乐吧!已故的亲人们一定也不想看到我忧愁的样子吧?人的生命是那么短暂,还不如用快乐来支持着自己度过一生!

雨还在下,它滋润着树上的嫩芽,也抚慰着我忧伤的心灵。又是一个春天来了,又是一个新的开始。

【篇七:清明时节雨纷纷】

“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……”想着心事,我又一次踏上了这充满煞气的地方。

三年了,我敬爱的外公离开我三年了,我至今还记得每当外公逗我笑,给我糖吃时我的心情。而如今,却再也没有了。

外公是一家医院的院长,救治了许多身患重病的病人,所以外公在当地的名声很大,但外公极少会收下病人的礼物,他常对我们说:“做人不能太贪,太贪就会被惩罚的。”那时的我还没有在意。而如今却牢牢记住了!外公用他的生命教给了我们一个深刻的道理。

在我六岁时,外公因为生病手术失去了双眼,他无法做手术了!外公家中也渐渐失去了他的欢乐,虽然大家都逗他笑,但他却很少会笑,我看得出,他对手术这一技术,好如是生命一般,爱的深沉。

六十三岁的人也就像七十三岁的人一样,但外公一直十分乐观地活下去,那时的我竟还会在外公进房拿东西时装怪物叫,外公也毫不生气道:“哎哟!恐龙来了!”

这一件件事像利剑一样扎如心中,是那样的痛,难以形容的伤,是无法复愈的疤!

那天没有下雨,我知道上天要让我学会坚强,但我心中却如暴风骤雨般袭击我的泪觉。我忍住了,但心中仍是如下雨一样的伤感,现在我只有烧纸插香来找回那一丝的希望。

“外公,我,你的好宝贝来了,你过的好吗?我很想你,我会多给你一些糖,平时你最爱吃了!”想着想着,我拼命地抑制住那夺眶而出的泪水,闪到了一旁,对着那可恨的土堆,鞠了三躬……

“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……”遥望这外公睡着的地方,我默默地说:“外公,我一定会让你看到一个坚强,不贪的我。”可是在我心中,这雨还没有停,一直留在专属于一个十分敬爱的人的地方!

清明时节雨纷纷!

【篇八:清明时节雨纷纷】

“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”。随着春天的到来,今年的清明节如期而至。

天刚刚泛白,我们一家人踏上了去农村的道路。和往年一样,天空中飘起了小雨。在路上颠簸了一个多小时后,汽车驶进了一条泥泞的小路,两旁的道路渐渐变窄,人也变得多起来了,没多久我们的汽车缓缓驶进一座农家小院,这是舅公家。吃过午饭后我们便向墓地走去。

走过一些田埂小路便到了太公太婆的墓地。只见一座小山似的墓地孤寂地坐落在土地上,虽然人很多,但是我仍然感到有一丝恐惧,墓地附近阴森森的,真有些诡异。只见奶奶带领着我们来到一块淡白色的碑前,她先是老练地拔掉碑前的野草,然后从袋子里拿出一些纸花插在墓碑边,爸爸也从袋子里拿出一些纸钱用打火机点燃,一边烧还一边说:“爷爷奶奶,我们来看你了,烧点钱给你,你在下面好好地生活,保佑我们身体健康等等一些话。”

我傻傻地看着这一切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只能安静地待着。往日开朗的爷爷变得神情凝重,我从爷爷的眼中看到一丝哀伤。他可能又想起了他的爸爸。爷爷很早就没有了爸爸,他的爸爸在抗日战争时期被日本人打死的。看到爷爷神情凝重,莫名的伤感也涌上我的心头,我仿佛看见七十多年前中华儿女用血肉之躯保卫祖国的场景。此时此刻我感慨万分:我们现在的幸福生活多么来之不易啊!我们应该好好珍惜现在的幸福生活。

坐上回家的车,我不经意间触摸到了口袋里的红领巾,我细细地抚摸着红领巾,鲜艳的红领巾在阳光的照耀下光彩夺目,我轻轻地拍掉上面的尘土,像入队时那样骄傲地带起。

【篇九:清明时节雨纷纷】

“清明时节雨纷纷”,细细想来的确如此。

清明时节空气里总有挥之不去的潮气,乍一看永远以为不过是阴天。但一旦跑出去,便能感受到皮肤上一点点的微微凉意,被水冲洗后的青石板映着天光,如一片片破碎的琉璃。拱桥的石栏上伸手一触摸,便是一串串细长的水珠。但是此时的雨再大,也是带着江南特色的雨,不过是漫天漫地,如雾如纱,轻盈、纤巧、清秀,仿佛不受力般,模糊成一卷精致的水墨画,茫茫的银白色,为这江南小城添了几分诗意。

清明时节里不论何时抬头看,天空永远是一片苍茫的灰白色,让人不敢确定是暗淡无云的天空,还是连成一片的乌晦的云,似乎悬挂着一片化不开的愁绪。霏霏的雨哭在花草丛中,哭在石庙前的石狮子上,哭在每一个行人的睫毛上。

我坐在窗前,精致的白纱帘外响起潺潺的声音,雨丝与帘子垂直地交织着,织出了这样一个朦胧的下午。

撩开帘子,看见青色的屋檐上滚动着水珠子,“嗒”清脆一声,碎在了石阶上;看见行人向前匆匆的赶着路,脚从水洼中提起,溅起了水珠,落在了裤脚上;看见汽车的刮雨器不停地磨擦着玻璃;看见有人从花店出来,一手捧着花束,一手撑着伞,向远方走去……我想他这是去扫墓吧?我陷入了沉思。

“扫墓”这词在我的字典中几乎没有出现过,我从未扫过墓。原因很简单,以前是因为没有亲人离我远去,只是一年前外公离开了,因为我要去上课,所以没去扫墓。外公离开的那天,我并没有哭,因为外公在我小的时候就卧病在床,和他没有什么接触。那天屋子里点燃了一支支蜡烛,熏得我眼睛难受,说话声有些沙哑,看着外公安静地躺在床上,心中好像被什么叮了一下,有点疼。

可现在回想起来,却有想哭的冲动。

放在窗台上的书被风吹动,书页发出“哗哗”的声音,有点像哭声,风改变了方向,书停止了哭泣。“天空依旧风清云淡,岁月依然悄无声息地趟过。请珍惜现在的良辰美景,失去了便不再拥有。”冰冷的字迹在灰蒙蒙的天空下呈现……

sitemap.xml